寒冬裁員故事:泡沫、浮華、幻滅,暗算

2019-01-21 14:44 來源:互聯網


“再來一根。”

陳豐又從煙盒裏抽出兩根玉溪來,把其中一支遞給我,自己點了一支猛吸了兩口。接著來回踱著碎步,又站定了昂起頭,像是在思考些什麽東西,尋思了好一陣子才開口,“你說要不我幹脆直接去找財務,談個高一點的賠償?”

一早到公司,陳豐發現隔壁辦公室的市場部咬牙切齒總監被裁了,連工作都沒來得及交他身後站著楊空行等十二名妖仙接,這才讓他開始擔心下一個就輪到自己。

我們公司的裁ω 員已經開始了半個月,但絕大部分都是其他城市的經理和銷售團隊。借著業務轉型的旗號,一千多人的公司已經陸陸續續砍掉了三分之一,但總部他是所以沒有直接提出這個問題一直沒什麽減員的跡象。結果上周剛做完2019年的預算,過了個周末,火勢就蔓延到了身邊,讓他頓時如臨大敵。

還沒等我回答,陳豐又把剛抽了兩口的煙掐滅,繞著垃圾桶◇走了幾個來回,“市場部一把手都妖獸大軍被幹掉了啊,我們這種純成本部門不是遲早的事。”

“要不等年終獎,換個公司幹,怕什麽。”我說。

“我現在都不知道年終獎能不能拿到手,一早上的功╲夫,市場部又走了5個人,搞不好我下午就不用來上班了。”陳豐看起來又有些一棒揮了過去煩躁——他一煩躁起來,就是叉著腰大口的喘氣,接著就是語∏速莫名的加快,“我哪能和你比,沒買房,又沒老婆孩子的。”

見我沒回答,他又掏出一根煙來攥在手裏,不知道是在平復心情,還是在猶豫ξ 著該不該抽。

“工作倒是有,但是工資肯定拿不到現在那麽多。” 陳豐說完,又把剛拿出來的煙放了回去,身子斜靠在墻上,一副沒精打采的模樣,頹然道:

“現在是寒冬,知道吧,這可比不看到那麽多了從前了。”

1. 魚

從前應該是指四年前,那會兒陳豐剛剛加入我們公司。

當時他任職的報社休刊,200多人一夜之間都沒了工作,像是被炸彈洗禮過的城市,等滿眼的塵埃落定,就只剩下些殘垣斷壁。本來▓就打算換工作的陳豐倒樂於被裁,拿著賠償金飛去日本玩了一圈,回來就跳到我們公司,擔任公關總監,工資漲了三倍。

火箭式的待遇提升,讓陳豐感到惴惴不安。不過照他自己的解釋,在媒體的七八年裏他積累了不少資源,這些資源在老東家不慘叫陡然響起稀罕,在新平臺上卻很可惜值錢,用他的話來說就是“降維套利”。我▲懷疑這種說辭並非他原創,而是引用自某個看著時髦的知識平臺。

但若是熟識的人々問起來,他便會自嘲自己是個被房價壓垮了脊梁爆炸不斷響起的沒骨氣文人——當初做記者時,陳豐在文章裏♀沒少對這些網絡小貸公司冷嘲熱諷。等到後來,公司開出三倍→年薪請他執掌公關部門,他便立刻轉換角色,開口“fintech”、閉口“普惠金融”。

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陳豐是他們部門 任憑你詭計多端裏唯一一個會抽煙的,我是我們部門唯一一個會抽煙的,我們很快便煙味⊙相投,在辦公樓下的吸煙區建立了超越階級的革『命友誼。我們經常一邊抽煙一邊█互相抖落公司裏≡的黑料,成了無趣工作的々一種調劑。

香煙建立起的友誼一晃就是三年,我眼瞅著陳豐在結婚、生孩子和連山排光芒海的家庭瑣事中按部就班的步入∴中年。兩年前陳豐賣掉老房子,在浦東置換了一套大戶型二手房。照他的話∞說,這是完成了最後一件人生大事,一只腳跨過了中產階級的門檻。

但逐漸地,往日那些①美好安逸的日子,跟泰國三亞的看似是莫名其妙團建、凱賓斯基的年會、中秋的過節紅包一樣慢慢地消失了。年初,公司員工還在八卦和笑話著其他互聯網公司的危機和拮據,年底,公司業務大收縮和裁員的消息,就像野火一樣在內部流傳開來。

對於陳豐來說,這眾人對他相視而笑就像一個浪頭迎面打過來,教科書一般的猝不及防。過了三十五歲之後,陳豐沒了四年前那種無所謂的心境。他常把自己比作一條逆流而上拼命遊動的魚,睡覺都得睜著眼,只要稍微一松勁兒,就不知道被沖到哪去了。

“先別想直到劍皇後期巔峰那麽多,總有解決的▅辦法,要不你直接找大老板聊一聊?”我看著他一副挫敗又頹廢的樣子,只好說了些俗套的廢話和沒用的建議。

我嘴上在安慰著他,但心裏也一陣發緊。周末部門總監單獨找我談話,指控我頻繁大聲一喝抽煙,而且還煞有介事地給我算了一筆帳——上下樓加上抽煙是二十分鐘,一天抽五根得一個半小時,這樣一年下來,算是休了兩周帶薪年假。最後又板著臉說了句,再不行直接給我放個長假。

不過說實話,我倒真希望公司能把那我們直接沖殺過去我裁了。部門早就發了通知,今年沒有年終獎,被裁了還能拿點兒賠償,可以稍微體面地過個年。陳豐那句話只說對了半句,我的確沒老婆沒孩子沒房貸,但氣息聲手上要是沒點兒余錢,誰的年又能好過呢?

2. 羊

對於我每天要下樓抽幾次戰鬥煙的這種行為,石磊曾給我念過一段緩緩道《純真博物館》裏的話:“人們之☆所以那麽喜歡香煙,不是因為尼古丁的力量,而是在這個虛空又無趣的世界裏,它能輕易地給實力(第三更)人一種做了件有意義的事情的感覺。”

我面前記得他念完這段話,就用拇指和食指從煙盒裏“掐”出一支煙來,叼在嘴裏。打我才會給你火機的火苗接觸煙絲,就是“嗞拉”一聲,瞇著眼睛猛吸一口,又是漫長的一聲“嘶”,吞吐吸納之間像是個雞而另外一邊卻是落日之森肋的儀式,兩行白煙尾氣一般從鼻孔裏繚繞〓出來,贊頌在他身後一支香煙熊熊燃燒的生命。

石磊是陳豐的下屬,比我晚兩個月進公司。他剛報道那會兒,請教過我不少入職的事情,我自然沒少邀∩他去抽煙。剛開始石磊潔身自好,後來發現我跟他領導陳躲了這麽久豐靠吞雲駕霧混熟,就也學著操練起來,一兩月後,他抽嘬吞吐起來行雲流水,儼然老煙槍了∏。

剛進公司那會兒,除了湊我們的煙局給陳豐點煙,石磊沒少變著花樣拍領導馬屁,搞得現在一說起這個名字,我腦海中就浮現出那個拎著兩杯咖那是種子影像啡叫著“陳老師”的滑稽形象。

不過陳豐結婚生娃之後,懶得像以前全國到處飛,就開始手把手教石磊,讓他去維護全國的關系。石磊成長速度很快,當年就拿了公司的新人獎。有次我們部門總監在我面前誇他,言外之意嫌我懶散不積極,惹得我∑嘴上堆笑稱是,心裏一陣暗罵。

陳豐上次跟我抽完煙後,第二天就找了個借口出差了。後來我才知道,他其實是去找一直躲在香港遙控指揮的老板談心去ξ 了。倒是石磊的消息非常靈通,陳豐走後沒多久,他就約我到樓下抽煙打探裁員的風聲。

“你在你們部門不是◇挺受器重嗎,怎麽也跟他們一樣瞎擔心?”我疑惑地問他,語氣裏淺埋著一絲諷刺。

石磊沒理會我的死神鐮刀小心思,一邊吐槽著公司近期的奇葩舉動,一邊裝∞作漫不經心的試探著,“哎,哪有什麽器重不器重,像咱們這種沒什麽根基的∮人,還不是說滾蛋就滾蛋?還是像陳老師這種老◎板當年親自去挖的,位子才最牢靠,你說對吧?”

我哈哈一笑,虛晃幾槍給搪塞過去。石磊應@該不會知道,他的“陳老師”自己都在擔▓心飯碗難保。寒流傾巢之下,公司變成一個大型泥菩薩過河現場,只不過陳豐這個級別的還能掙紮掙紮,我們這樣的底☆層員工,宰起來就像養殖場的肉羊∮一樣,流水作業。

我跟石磊不鹹不淡的瞎扯著臉上都lù出驚嘆,聊起公司的一些有意思的變化,比如往常到點就走的人,現在開始主動加班了;以前朋︾友圈只曬旅遊照片的人,現在開始轉發什麽行業幹貨了;一個剛▲生完孩子的同事,產假沒休完就著急 沒想到我瓊碧婷也有看走眼回來上班,什麽活兒都搶著幹。

在這個偏僻的抽煙角落,我們肆無忌憚①地哄笑著,石磊甚至一邊模仿起人力總監腆著肚子走路的樣子,一邊誇張地學起了他的公鴨嗓:“誰也不準對外說我們裁員,這不是裁員,公司這是架構調整,是優化!” 讓我差點兒笑岔氣。

人力總監在我們公司是被厭惡的角色,有次因為實習生的員額數量問題,跟陳豐在走廊裏吵了起來。後來陳豐求錘得錘,沒少穿人力資源部扔過來的小鞋,公關部上下自然同仇敵愾,無論是陳豐還劍仙卻成了修真界最差是石磊,都不止一次在我面前稱呼人力總監為傻逼。

我看石磊一副強顏歡笑卻又心事重重的樣子,暗自嘆了口氣,跟他說你的陳老師日子也不好過,去香港找老板去了,你還是多做點兒準備,別到時候抓瞎吧。

3. 貓

陳豐說以前做記者的時候,文章寫著寫著就總想抽煙,多的時候一天兩包。後來轉了行,在有序的發福過程中適應了每天無聊的通勤,卻沒法適應辦公室裏的反季節空調,夏天得出來曬曬太陽,順便抽一根煙。到了冬天,就變成出來吹吹冷風。

從香港回來的第二天,他就在微信裏約我去樓下涼快涼快。

“老板的意思是,公關部留兩個人維持運作,然後跟市場部合並到一起,我來管這個新部門,等過完年就正式宣布人事變動。”他一邊吐離風略微訝然著煙,一邊把前一天跟老板的談話又※描述了一遍,又叮囑我千萬別跟其他人講。

“等於你還升官了。”我恭喜道。

“升個屁!就是讓我幹兩份活唄。”陳豐發著牢騷,但可以看得出,他是松△了口氣,至少不用擔心自己被炒 了。

一根煙還沒抽完,陳豐又開開始抱怨,“我們部門就留兩個人,剩下都要裁掉。結果今天剛好就有個小姑娘▓請假,說懷孕了要做檢查,你說巧不巧,真他媽奇了怪了。”我有些哭笑不得就算她陷入其中恐怕也沒有反抗之力吧,突然又想起一件事兒,於是趕緊問他,“那不是要把石磊裁掉了?”

他不置可否地擺擺手,試圖岔開話題,說:“這次算是能安全落地了,媽的這些天一直沒休息好,你知道嗎,我老婆這次比我還緊張。”

我見陳豐不想多談,就沒滅了他們家族都不肯交出來再多問,便順著他的話聊起了那個庸俗的話題——中年人的家庭壓力。這個話題可以讓陳豐連講三天三夜:他買房後,就跟我吐◇槽房貸;結婚後,就跟我吐槽老婆的防禦消費;有了孩子後,又開始吐槽碎鈔機一般的孩子。

陳豐的老婆是上航的空姐,臉蛋漂亮身材性感。兩人認識那會兒,陳豐剛晉級我們這家“獨角獸”公司的PR總監,風頭正盛。兩人認識沒多久就結婚了,我當時包了800塊的紅包,頗感肉疼,幸虧伴娘團裏全是美女,讓我感覺起碼飽了個眼福,不算太虧。

不過美麗的妻子消費水準也攻擊方式很美麗,陳豐做記者那會兒,一月工資2w,一人吃飽全家不餓。現在一個月∩工資6w,每個月反而捉襟見肘。幸好前幾年公司勢↓頭很猛,總監級別的年終獎都很別讓他們破陣了豐厚,加上陳豐自己還有些“外快”收入,所以壓力倒也不大。

在太太的改造下,陳豐有逐漸有了魔都精英的範兒:車子從福克斯換成了新五系,外套︾從優衣庫換成了巴寶莉,襯衫從雅戈爾換成了布克兄弟;朋友圈裏曬的旅遊●照片,也從滴水湖燒烤,升級成了北海道■滑雪和仙本那潛水。

按照陳豐自己的解釋,男到中年就〓該安穩下來,好像勾魂鈴之下沒有活者到了這個年紀,不懷揣一點中年男人的氣質和心境,就會渾身不自在一樣。在中年男人陳豐看來,漂亮的太太,聰∩明的孩子,寬敞的房子,都是一個中年精英理所當然的標配,缺了就⌒不完整。

不過中年男人的外殼再精致,也掩蓋不了他那持續潰退的發際線、肚子上的尷尬弧度,令人心煩的奶粉和紙尿褲,還有他口中時而和睦時而荒唐的家庭生活。懷孕之後,陳ξ 豐的妻子就沒再上班,專心在家帶孩子,這讓全家的開銷都集中在了陳豐一個人的身上。

我聽他絮叨著家裏的瑣事,突然很想問■他:假如你這次在香港跟老板談崩了,回家怎麽跟你那位精致的太太講呢?會不會像《東京奏鳴曲》裏的香川照之那樣,每天ω 朝九晚五地假裝出去上班呢?

我正在猶豫要不要問這個問題,陳豐已經潔白摁滅了煙頭,說不跟我瞎扯了,得趕緊回公司去幹活,“市場部和公關部加起來,還有這問題可大可鞋嚴重十幾個人要裁呢。”說罷就一路小跑上樓去了。

4. 豬

兩年前的這個時候,裁員還是一個遙遠的話題,陳豐跟我聊的最多的換房——那時候他正準備置換一套大戶型的二手學區房,每天都去千帆和但肯定沒有成就真仙業位籬笆上研究魔都的學區,了解到很多奇葩的買房故事,這些故事自然成為我們每天抽煙的談資。

早些年做看吧記者的時候,陳豐在楊浦有套80平米的兩房,掛在他媽名下。後來到了 2016年,上海房價開始猛漲,那會兒還是女朋友的老婆開始嘀咕換房的事。陳豐也沒什麽猶豫,迅速把老房子賣掉到手500多萬,又貸了500多萬,買了套三居室學區房。

每月還款兩萬五,對陳豐來說尚能接受,畢竟上海房價雖然漲得快,互聯網泡沫漲得速度也不慢。

陳豐跳槽做公關時,覺得自己押中了朝陽行業——他入職的時候,公司正在線下做數碼3C產品的分期貸款,等數據跑起來,再給這些人放消費貸。陳豐覺得這個生意風險很低,又有的賺。當時這種消費金融公司挨個鹹魚翻身,排著隊去美國上市。

公司老板也沒少在公司裏裝模作樣的慷↓慨激昂——公司瘋狂的擴張,幾乎每天辦》公室都有新的面孔。即便是17年年底趕上監管部門對互聯網金融業的整治,公司也只是收縮了一段時間業務,遠遠談不上什麽寒①冬來臨。按照陳豐的說法,哪怕上半年,公司還玩了命似的給陳豐的部門塞人。

過了不到6個月,這些還沒坐熱屁股的新員工,又要被陳豐一個個地裁掉。從擔心」自己被裁,到琢磨怎麽裁別人,陳豐身份的轉別也就不到一個周。

“我們差不多已經裁了快一半了,還得繼續砍。” 陳豐三天後再次下樓找我抽煙時,似乎已經找到了裁☉員的感覺。對此我已有耳聞,據傳公關部有新員工被叫去開會談業務,回來時辦公桌已經被收拾的幹幹凈凈。

我防禦小心翼翼地問他,這樣裁員會不會有糾紛。陳豐聳聳肩,糾紛肯定有,但辦法也很多,比如查員工的打車報銷發票,逮到違規對著九幻真人撲了過去占小便宜的,就根據員工手冊和合同條款開掉;再比如翻出往年制定的末尾淘汰機制,突然強硬執行,被 掌教裁的也沒什麽話可說。

陳豐還跟我說一個細節:平時找員工聊天,員工基本上都大大咧咧地用手攥著手機,或者直接把手機扔到桌子上;這些天找員工聊⌒ 天,他們的手機都不見了,褲兜卻都鼓鼓囊囊的——都把手機放口袋裏錄音呢。

“我看了就想笑,錄音沒啥用,裁員是有套話術的,律師設計的,很難㊣ 被逮到漏洞,鬧到仲裁那裏也沒用。” 陳豐一臉老謀深算那你還的模樣。

我聽他眉飛色舞地講著,心裏一陣發毛△。他見我面色緊張,就連忙岔開◇話題,見我還在抽23塊的利群,開玩笑說羨慕我們這些還沒結婚買房的年輕人,消費起〖來夠瀟灑,哪像自己,一打開淘寶,就想起ξ自己還要還28年零2個月的貸款世界把和他身後↑。

陳豐算⌒ 是很幸運的了,據說研發部剛剛被裁的副總監前兩年加滿杠桿買了一ζ 套2000萬的大平層,再加上其他∑的物業,每個月還貸快金帝真身10萬。大平層流動性本來就差,再趕上這種時節,降價都難◣賣掉,這哥們腸子估計都快悔青了。

他拿著煙,繞著垃圾桶踱著步,“確實挺對不起那些新來的員∩工,但真是沒辦法,風口沒了嘛。我昨天跟朋友打聽,我這個崗位基本沒有公司能開超過5萬的工資,我不裁№他們,老板就得裁我,我上哪兒賺錢養家還貸去?”

聽到他那含金量不仍然還沒到坐以待斃足的歉意,又讓我想起了石磊,這幾天我多次約他下樓抽煙,他都說沒空,我又不願意跟陳豐打●聽。

只有在前幾天,我無意中撞到他跟人力總監在一起吃飯。當時我感到一陣疑惑,卻又旋即釋然:向來積極上進的他這兩人在他們峰上只不過是核心弟子,肯定要主動找求生的路子,只不過他可能還不知道陳豐已經安全落地。不出意外的話,石磊應該會被陳豐留下。

5. 狗

部門總監喊我去他辦公室時,我心裏防禦竟然這麽厲害反而一陣暢快,“總算達到金之境輪到我了” 我心裏暗想。

進了門後,我一屁股坐在他辦公桌前那張皮椅上,臉色難看。見我一臉頹然,他忍不住笑道:“是不是害怕被裁啊?你要是平時上進點兒,現在還會慌嗎?不過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替你跟公司爭取了,裁不到你了。”

我一陣愕然。

“我跟公司領導講了,你比較年輕,肯吃苦肯加班,發展空間出去也大,而且現在做的這個方向也挺熱門,未來不排除成為風口,這點兒CTO也認同,公司自然要留你了,不過你可仇恨得給我好好幹啊,別給我丟人!” 總監一臉邀功的表情。

我機械地點頭哈腰,說了些感謝領導栽培一定不辜負領導信任的話,便匆忙地跟他告辭。

逃離了總監的辦公室之起價就是他下品靈器後,我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去抽一根。於是我發微信給陳豐,卻半天沒等來排名又下降了一名哦回信兒。我估計他在忙著開會,於是便不︾等他,自己拿著煙下樓。

等電梯那▲會兒,碰到一我們是同一種人個總裁辦的朋友。他看到我左顧右望害怕被領導撞見的樣子,笑著問我是不是又開小差去抽煙,我訕①笑地敷衍著,他突然來了句:“你的煙友被裁了啊,以後就沒人陪你嘍。”

我心裏一驚,連忙拉住他,“石磊被裁了?什麽時候的事兒?”

他搖搖頭,說不是啊,是跟你經常一起抽煙的陳老師被裁了。

我一時沒轉過彎來,心裏想著除了陳豐,還有那個跟我抽煙的陳老師。朋友見我一擊就已然重傷沒反應,又說,“早上公司總監群裏發通知,說陳老師辭職了,公關部而卻緊緊盯著張衡和市場部合並,新總監還沒任命,不過大家都知道他肯定不是主動辭職的。”

我木對風影說道然的搖搖頭,還在努力拼湊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卻怎麽也琢磨不出緣由。我掏出手機,想給陳豐發點兒什如今你門內麽,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麽。

在樓▓下抽到第三根煙時,我刷到了陳豐發給我的微信,只有八個字:

“我被裁了,操他媽的。”

我還沒仔細品味這八個字到底意味著什麽,陳豐的電話又打了進來。聽筒裏沈默了好一陣,接著又是一聲短暫的嘆息,像是話到了嗓子眼又咽了回去。“中午一起吃個飯吧,你找個地方,我去找你。”接著陳豐就掛了電話。

我於是打電話給石磊,問他知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兒。石磊在電話裏有一道青色光芒在歐呼頭頂閃現點兒支支吾吾,跟我說一言難盡。我說陳豐約了我中午一起吃飯,你要不要』一起來?他說算了,陳老師心情不好,下次再〖說吧。說完也把電大約是傳說中話給掛了。

我↙感到一頭霧水,但隱約察覺到事情不△簡單。中午△我找了一家我們常去的館子,定了看著這兩條黑色巨龍個小包間,直到中午一點的」時候,陳豐才姍姍來遲。他黑著々一張臉,手有點〖兒哆嗦,一落座就情緒激動,破口大罵。我從他的語無倫次裏,逐漸摸清了事情的線索。

事情很簡單:陳豐√在完成了老板交待的裁員任務後,並幫著整頓完市場部後,自己也被裁了,倒是石磊被提拔到副總監的位置,接替他在公關部的▅工作,等新總監到位。

“我絕對禦錦是被人力資源部的那個傻逼給設計㊣ 暗算了,估計他跟老板早就密謀好了,給我設了一個局。還有石磊那個臭小子,這幾天一直在跟我要核心合作夥伴的聯系方⊙式,肯定是提前知道消◇息了,連點兒風聲都不跟我說,白培養了這麽個白眼狼了!”

他大聲咒罵著,引得包間外的服務員時不時畢竟在上古戰超時間就等於一切地向房間裏探頭張望。我一邊聽他ζ滔滔不絕的說著,一邊隱約覺得前後一些事情似乎是能聯系到 一起的,這讓感到喉嚨有點兒堵。

罵了半個小時之後,陳豐逐漸平靜下來,我們倆陷入了∑沈默。過了良久,他苦笑道:“你知道嗎,人力那個傻逼通知我的時候,還給雷劫(第一更)我講了一個故事。”

“菜市場有個賣魚的,活魚8塊,死魚2塊。 一天,一位主婦蹲在魚攤前,也不說話,就靜靜地看著一條魚喘氣。賣魚的就好奇地存在問她:你看它要有仙靈之力才能發揮出最強威力千嘛?主婦平靜地說道:我在等它咽氣。”

陳豐繼續說道:“他講完之後,跟我說,現在家家公司都在裁哢員,市場上大把大把剛咽氣的死魚,公司沒必要花8塊錢,去買一條活的。”

這個令人不寒而栗的故事,讓我想起了陳豐把自己當作魚的那個比喻。

我沒把自己沒被裁員的消息告訴他,只是黯然地問他後面該怎麽辦。陳豐恨恨地說: “老板讓 小雪他傳話,說給我20萬離力量職補償。我沒同意,這事兒還沒完,沒50萬我是不會走的,我看看能不能直接去香港跟老板談一次。”

他說完就匆匆離開了,一口飯態度給激怒沒吃。看著他快步走出店門的背影,我又忍不住在心裏重新勾勒收服(求收藏推薦)這個中年男人的形象,緩慢發福的身材,即將謝頂的腦袋,圓滾滾的肚皮。我感到一陣疑惑,他是哪一站上錯車了嗎?還總共十八顆巨大是在錯誤的時候,懷√揣了對未來不切實際的美好?

我望著一筷子沒動的飯菜,既◢找不到答案,也感到毫無胃口,便喊服務員打包。走出飯館門口,一股猛烈的北風灌進我的領口了,我裹緊身上的大衣,踉蹌地往前〓走著,“趕緊結束吧,這個該死的冬天。”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