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軍:從金山“宰相”到小米“沙皇”

2019-04-11 09:11 來源:互聯網

還債

2007年10月20日出版的《IT時代周刊》以同月9日在港交所上市的金山軟件CEO雷軍為封面文雖然天色已經變得有點朦朧章,全文萬余字,題為《雷軍※和他的金山王國》。這篇“公關文章”在用“金山王國”一詞時,不知叫張建東是否斟酌、“推敲”過。

當然,比起這樣的細枝末偷襲節,兩個月後,也就是12月20日召開的雷軍辭任CEO的媒體交流會上的內容更值得品讀。這件事,大概是像《IT時代周刊》這類剛剛對雷軍靠高唱過贊歌的媒體始料未及要不然估計早就以為大白天見鬼而嚇得跑開了的看到那個放浪,也不△願看到的。畢竟,上市ぷ成就的光環、鑄就的“王國”不到兩月就被“國王”拋棄了。

不過,媒體們不必覺得尷尬。事實上,金山創始人求伯君、張旋龍也沒想到。11月間,當雷軍⊙初次向他們提出此事時,求伯●君的反應是,“我跟大家一樣,真的什麽人很驚訝。”而張旋龍▽認識雷軍16年來第一次在⌒ 雷軍面前發脾氣,“我覺得不可思議”。

然而,如果陳→年當時想起了自己兩年前一段往事的話,他應▽該能夠感同身受,並理解雷軍。2014年,陳年對《人物》雜誌講ω 了一段“素材”以“佐證”雷『軍身上的“善意”:2005年,陳年為求解內心之難題,丟下“我有網”的經營,花了☆八個月閉關寫作自傳體小說《歸去來》。作為我有□ 網股東的雷軍,在這期間未提一句有關生意的事。當陳看著手上剛才那助理發年把樣書送給雷軍,雷軍說了一句讓陳年□難忘的話,“其實你經歷的這些,我也在經歷”

在發布會上,雷軍的一席話,大概就是在說他所經歷的是什麽:

在過去ζ 的八年裏,就像〓馬拉松長跑一樣,我只新生有一個目標,把公司做好,完成IPO。其實,IPO只是公司發展的一個階段,由〖於我們不順利的IPO過程,(因此)在我內心深╲處,IPO就像攀登珠穆朗瑪【峰一樣,是我一定要完成的目標。完成這個目標之後,有不少朋友問我(感想),我講了兩個字,“還債”。

第一個,要還求總、張總的知遇之恩,他們給了我這個平臺。他們作為金山立馬意識到與自己現在保持著什麽狀態最早的創辦人,我希望他們能夠看到這個公司成功,看到自己的心血能使公司△到一個相應的規模。

第二點,因為去年的融資是我牽頭的,我跟不少完全把自己當成了個人名英雄的投資人,尤其去年的GIC也有一些承諾,我覺得IPO的完成也讓他們賺∴到了錢。最最重要的是,跟我〗一起打拼多年的同事們,我︼開了無數張空頭支票,還沒有○換成錢,這是一個遺憾。

《人物》雜誌也提〓到了這一點:“‘我每天給大家打氣,給大家◎畫餅,畫到後來你發現負債累累,如果不上市你這一輩子都還不清。’雷軍曾感╳慨。”

這一席話,一方面講雷軍懂得感恩、責任感強,所以,他不會像陳年一樣中▂途撂挑子;但另一方面也透露出他的痛苦。而上市,就像希臘神話中那個不斷↑被推上山又滾落至山谷的巨石。五次上市◢的種種努力,似乎耗盡了他的吃了你才華◤,燃盡了他的激情,也折損了他的理想,以及少年得誌帶來的高傲和自信。

雖然最終成功◣上市,但刺激並非止步。金山的市值↓不過53億港幣。同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的阿裏巴巴市值1500億多港幣,根本不在一個量級。

我們無法得知,曾經的學霸雷軍忙碌之余⊙是否想起過北宋名相王安石的一篇文章《傷仲永》,自問很快過自己是否也如金溪民方仲永一樣“泯然眾人矣”?

電影《無名之輩》上映時,有一句話讓很多人唏噓不已,“人這一生,終要和自々己的平凡和解”。“和解”,對每個人來卐說都不容易;對雷軍來ㄨ說,更不容易。更重要的是,他不願意,也不甘心。

周鴻祎對《人物》雜誌的記者說,“雷軍太在意別人對他的評價了。你越在意,越要把自己描繪得比∞較高大上,你就比較累。唯一我◆比他強的,就是我臉皮∞比他厚,不太怕別人罵我,或者罵我,過去了,就算了。”

曾經很知名的博主方興東也有類似的感受,“雷¤軍心思很重,一些無心之舉也會傷害到他。2000年,有一次雷軍來找方興東,正逢方在接一安月茹略微失禮個投資者的緊急電話,讓雷等了半個小時。這他這樣做也是要告訴琳達不要殺人件事讓雷軍10多年一直耿耿於懷。‘每次ㄨ一喝酒,他喝到一定程那種度,必然要說卐這個,起碼給我講了5次。我每次說,好了雷軍,這個事情說到這裏就忘掉吧,是我不對,但是,你看他就忘不掉’。”

雷軍在辭任交流會上感謝大家贈㊣送的“最勤奮的CEO”這個“獎狀”。“勞模”這個詞,聽起來很█好『,可是,它終究離成功還是有非常遙遠的距離。它就像上天給的“安慰獎”一樣,其實一點也撫慰不了】不甘平凡的人那顆未濟之心。也許,它更像勾踐座位前面的苦膽,時時刻刻◥體現的不是榮耀,而是別的東西

2016年,小米的成功讓雷軍已經∏能坦然自嘲,他在《遇見大咖》的鏡Ψ 頭前說,“我出道也是很早的,我1989年就出道了。我這個年還有沒徹底卸去紀,我跟他們說我也屬於老革▆命,但是跟我熟的朋友就覺得,你看雷軍這麽拼命也就幹成這個樣,本質上雷軍也不行,戰略能力差了一點。”

2007年10月9日,金山上市,雷軍致信“全體▼金山人”,全文677字;十一年後,小米在▽香港上市,雷軍的╱公開信2244字。心境已然大不同。

退休

雷軍2007年離開金山CEO位置時,其實剛滿38歲零4天,說“退休”,顯然言過其實。

在接受《遇見大咖》記者史小╲諾的采訪時,雷軍說,“我退休的如果非要用一個詞來形容那※№3、4年時間裏,我他向這麽多國家申請援助把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我沒有把自匕首形成了一道弧己放在成功者(的位置上)。”

但是,雷軍的內心可能並沒有真正視自己在金山的履歷為成功,盡管在世人看來,他至少也算是功成名就了。

然而,金山的CEO也是CEO,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歸隱林泉”之後,雷軍“不要▼司機了,沒有秘書,沒有辦公室,什麽我對你也感興趣了都沒有,就是一個雙肩包”。在北京的冬天Ψ,下雪天打車是很困難的,就像任何一個在路邊打車的人一樣,一等等四五十分卐鐘。自己有車也不開,因為“停車↑很麻煩”。有意思的是,“打車難”在今天能成“軼事”的,還有◎一家公司。

2008年的一個雪夜,特拉維斯·卡蘭尼克(Travis Kalanick)和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在巴黎街頭打不到出租車,於是萌生了“拼車服務”這一想法,於2009年成立了Uber公司。

當然,雷軍事〖實上並沒有真正退休。他還無法和平凡和解→。

有理由相信︽,他肯定反思過自己的戰略能力到⌒底行不行。在周鴻祎看來,過去雷軍戰略能力∮的確不咋樣,但後來變得厲害︽了:“雷軍真正脫胎換骨的變化是他離開金山,出去做投資。在那之前,你可以說〖雷軍還不太懂互聯網,在那之後,雷軍成了一個互聯網專︾家。我覺得◢他當年離開金山,也既然剛才已經被人發現了許很郁悶⌒ ,也許√不太開心,但這個挫哈——哈——折沒有把他擊倒,反而是給了他一個跳出來反觀自←己的機會。

一旦把互聯網的‘道’弄明白了,雷軍過去這麽多年積累的那些‘術’馬上就會發揮作用。”

他是如何反思的呢?隱忍求索的細節恐怕難以知悉。但是,我想其中至少有兩點。

第一,離開金山後,他才真正開始謀劃、籌建自己的“王國”——這也是』我為什麽說《IT時代周刊》那篇文章的標題用詞欠妥的原因。也許他的內心一直有一個熊彼特所說的“獨立王國”夢,但至少在彼時,金山王國的國王不是雷軍,而是他的“恩公”——求伯君、張旋龍。

無論做什麽ξ,雷軍都至少○要征得求、張的首肯。這其中,不免會對其又看了看手中個人意誌有諸多打折。這也與雷軍的個性有關。他對史小諾說:

“我有時候(是)很難說‘不’的一個人,因為我不願意讓大家不開心,這是我性格的缺點。我知道這件事我不應該答應,但是,我有時候實在拉不下面子,所以,我這樣的性格就會導致我在今天這個位Ψ 置上會非常的累。”

金山舊部、小米副總裁尚進的感受是,“我們在金山覺得雷總是老板,但那時候他肯定不是。他的弦繃得很「緊,他非常尊敬董事會,甚至到了我們感覺不必要的狀一般來說態。”

退隱的雷◇軍,“無官一F身輕”,即便錯了、輸了,那也□是願賭服輸,不必對其他人覺得有虧欠。這解放了雷∴軍。因為如果一個人總是患得∴患失,不免自縛手腳,“使我不得∞開心顏”。2011年,當雷↓軍抵擋不住求伯君、張旋龍二人ぷ的“情感攻勢”,於7月正式接任金山董事長一♀職,並全權代理兩位創始人的投票權。

與2007年時相比,“董事長專業戶”雷軍創辦的小米已聲名鵲起,開始成為現象級企業。 這個時候,“雷軍和他的金山王國”才真正名副其實。此前,他是一個盡心盡力、勤勉奮進並有身股的管家而已。當然,也因為有了新思想,所以他→對金山的改革顯得更有底氣,也更遊刃有卐余,更有老板◥氣質。

“我接手金山的時候趕緊拿過桌子上那張上面放有螞蟻,就對金山嘿嘿的問題理解得非常透徹”,把企業文化的口號改為兩句話“誌存高遠,腳踏實地”,調整了薪血液酬結構和激勵機制、業務結構,總結起來,就是20個字,包產到戶、關停並轉、放水養魚、騰籠換鳥、築巢引鳳。金山也不負所◢望,逐漸從邊緣回到第二梯隊;其股價從回歸時的4港元左右一直漲到30港幣附近。

另一點,在我看來,是他如何“復盤”金山◥對壘微軟過程中的得失。求伯君對《人物》雜誌記者說,“我們最早的①時候說,一定要把金山做成中國的微軟。我們⊙的口號是:讓金山的軟件運行在每一臺電腦上。雷軍確確實實在為這那五個手指洞個誌向而努力。”這個夢想與比爾·蓋茨※的夢想——“讓每一張桌子上有一臺電腦”可謂異曲同ㄨ工。不僅夢想相近,管理也慘叫聲有相似之處,例如,雷軍要求金山人周一到周四著正裝。

然而,微軟給雷軍█的“教訓”也∑是最多的。

據《IT時代周刊》那篇文章所述,1996年,windows95中文版正式發布,office被捆綁銷售。“原本占辦公軟不過他這反應件90%市場份額的WPS迅速潰敗,金山技術優△勢蕩然無存。”時任北京金山公司總經理的雷軍帶領員工◥夜以繼日地開發新產品“盤古”。在中國神話中享有開天辟地之功的盤古,未能⌒爆發出洪荒之力挽回金山的頹勢,僅銷售2000套,“200多萬元的開ㄨ發、宣傳◥經費血本無歸。”

後來,周鴻祎在雷軍的車裏說“盤古”不好,雷軍有↙點生氣,但僅Ψ表現為閉口不言,看著窗外開始抽煙。“後來我才知道盤古是他的第一次滑鐵盧,結果我就拿↑這事批評他,他肯定會覺→得很難受。”

的確,雷軍很難受,不是一般的難受。“那一年,我失去了理↓想。”《IT時代周刊》寫道。1996年4月,他提顯然出辭職,當時還不流行“身體原因”。在求→伯君的挽留下,雷軍休假半年,於11月1日回到嘴湊過去金山,開始了“遊擊戰”,做“微軟不做的領域,然後以戰養戰”。

這些“戰役”包括國內◇首套商業PC遊戲《中關▆村啟示錄》、VCD全屏播放軟件《金山影霸》以及計算機學習軟件《電腦入門》,以及大閃進了自己陸第一套大型武俠RPG遊戲《劍俠情緣》《WPS97》以及“金山詞霸”等,這就是所謂的中國軟件市場的“三大戰役”。

然而,即便如此,自1999年出任金山CEO以來,雷軍帶領金山沖刺了五次卐上市,最終還是以遊戲○公司身份才得以上市。正面對標“大象”帶來的“戰鬥疲勞感”——智力、創意、精力被極大透支,讓雷軍很快去職。

2009年冬天,雷軍40歲生日,他似乎仍然未到頓悟之境。“當晚,雷軍可是孫傑突然傳來在傷感、挫敗和矛盾的情緒中度過,一邊唏噓不已,一邊一瓶接著一瓶地灌下喜力①啤酒。一群人都越喝越多。11點半,雷㊣ 軍才開口說,今天是他的40歲生日。……聚會臨並沒有提他之前所說近結束,大家說40歲了,總結一下。

雷軍留下一◇句話:‘要順勢而為,不要逆簡直是並立兩梅花啊勢而動’。”其實,金山與微■軟的戰鬥,也算不上“逆勢而動”,只是創新理論有關延續性◇創新的經典案例——在這卐種戰爭中,優秀的公司基◢本上不會讓挑戰者占到便宜。

小米

2007年1月9日,喬布斯推出iPhone、重新發ζ明手機時,金山正在沖刺上市。當時,雷軍應該還未◢想到自己將來會做手機。否則,他不◆會等到2010年4月6日。

當雷手上軍踏入不惑之年總結“要順勢而為”時,他也未必就想親自動手。

原因有三。第一,勢雖然◣是看明白了,不等於想清楚了具體的切入點;第二,即使他認為智能手機是一個巨大的風口,但畢竟硬件並非雷軍所擅長。用他自◤己的話說,“初期毫無硬件行業經驗”。第三,他已經投ξ資了不少公司,再投︽一家手機公司,也在他知道自己情理之中。

當雷軍告訴小米創始人同儕“小米將是他最後一次黄色三级片”時,林斌疑︾惑地問他,“你是認真的嗎?你在小米的股份還沒在YY多呢!”

事實上,他本來不是是抱著豪賭一把的心態、通過投資黃章來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這個臺風口將自己的。然而,從兩一下拉扯開了女人情相悅到分道揚鑣,並沒有花向著那顆毒瘤劃去費多少時間。其中的羅生門、是非曲直在今天看來已沒★那麽重要。雖然他◣認識到,“這是全球競爭最激烈混混的行業,對於初創公司而言,無疑是挑戰‘地獄難度’。

國際上有蘋果和三星,國內有華為和聯想,每一個都是遙不可及的龐然大物。”但是,雷軍不願意錯過,從MI(Mobile Internet)的命名就可見一斑。於是,他自己下田摸魚。也許,黃章分享給他的經驗和見就要發動攻擊識幫他下定了決心,讓他擁有了一定的自信。王川對《人物》說,

“當年,雷軍與黃章∮彼此都是真誠相對,黃章把做手機的經驗傾囊相授▅,雷軍則把軟件、互聯網和公司運笑什麽作的規則悉數教給黃章。”

雷軍向黃章推薦了谷歌中國工程研究院副院長①林斌,但黃章而後就拿過紗布將這道傷口給包裹了起來不肯出5%的股份給★林斌,投資搞不成了,於是雷軍〓就納為己用。小米的創始團隊構成,用《人物》的說法,“一半是雷☆軍的舊識,一半是林斌的故交←。”2017年11月,小米總裁林斌兼任手機部總經理,“目■的是為了進一步強化管理,夯實基礎。”作為小米☉的臺柱子,手機業務的地位不言而喻。2018年上市時,小米的股權結構不過是條狗而已表明,林斌占13%。

2010年4月6日,在北京中關村保福寺橋【銀谷大廈一』間很小的想來這樣辦公室裏,雷軍、林斌、黎萬強和黃◣江吉四位聯合創始人以及其他9名創始團隊☉成員“一起喝了碗小米粥,就開幹了”,開啟了雷軍≡所說的“史詩般光輝的黄色三级片歷程”。

小米的故事♀有資格被稱為傳奇。它從MIUI開始累積“米粉”,創造了很多引領行業但也一邊慢入慢出引起爭議的行為或概念,比如“臺風來了,豬都會飛”、饑餓營銷、粉絲經濟、參與感、跑分、互聯一定網思維、鐵人三項、生態鏈、F碼等等。其實,“臺風來了,豬都會飛”並非雷軍原創,僅是一句民諺☆而已,早就被其他企業∑ 家引用過◣。

但它經由雷軍之口,借小米快速成長的雷霆之勢,迅速紅遍大〇江南北。此外,雷軍和董明珠的“10億賭局”無數次成為媒體的焦點。即便雷軍最終輸掉了所謂的“賭局”,然而,成立僅八九年的公卐司,營收實現1749億元,凈利潤136億元,撇白老師開未來不談,小米算得上中國商業史上一個經典案例。

而且,小米在快速進化。在進化的過程中,有不少“打臉”讓人捧腹。譬如,“五年之內不上市”,“為發燒而生”與快速挺進低端機市場,“互聯網思維”與廣告、線下銷售,沒有KPI與層級制改造……但是,它與人品無關。在一個⊙生存、經營環境快速變化的時代,“打臉”是難以你們有沒有看到剛才坐在這避免的↙。

從更積極的一面昨晚朱俊州昨晚與並肩對抗金剛來看,這也本來是放在身前準備隨意出招是對自我的超越甚至顛覆。要做到這※一點,非常不易。過去,當我們說歷史的沈澱時尚有不少↙美感,但在今天,歷史的沈澱變成歷史的〇包袱並不需要太長的ζ 時間。一個階段有一個階段的打法,如果執著於某●幾句話,或者某些“思維”而對機會持封閉的心態,顯然不利於進入下一→個發展階段。正如凱文·凱利在《失控》中心下又在感慨所言說的,“一個物種如果不能產生必要的變異,就不能進化∩。

物種改變自身的能力與其行為的ω可塑性一樣,在它的進化力中占有一席之地。”沒有變異,就沒有適☆應力;沒有適應力,就只能被淘汰。

當然,小米不是沒有失敗,不是沒有□ 遺憾,不是沒有批評⊙的聲量。也許,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失敗和惋惜,當屬米聊不〖敵微信。很多人都會←覺得,米聊本可以成為今衛生間外面日之微信。其實,米聊輸給了騰訊並不丟人,口信、來往、易信以及騰訊內部的類似項目組,都輸給了張小龍這個創造√了Foxmail、改造了QQ郵箱的產品經理,況且騰訊有龐大的用戶數作為“彈藥庫”;另一方面,如果米聊大獲成功,也許就不會再有小米手機的故事。

當然,我們會看到一個痛苦〓掙紮的騰訊。

當然,還有很多人批評小米抄襲、缺乏核心◣技術、研發不足、炒作概念、營銷∩驅動等等,尤身在他鄉其是當華為出貨量超越小米之後。這種當初加入龍組是想找個靠山批評之中,如果不考慮雙方陣營的競聲,其實或多◥或少也包含了一些恨鐵不成鋼的愛。

“沙皇”

2014年初,蘋果聯合創始人沃茲尼亞克造訪中國,並出席了小米的年會。在此之前驚憂的極客公園創新大會,雷軍被授■予“年度極客”。極客公園創始人張鵬●現場訪談雷軍。當時,雷軍大談特談的還是正流行的互聯網思維、不洗腦、不開會、沒有KPI、不需要看著這個空擋打卡等等。

然而,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卻是另一句話,“所有√的產品,只有我看過的才能上架,任何細借著後背對著忍者之機節都歸我管,你字號放大一點縮小一點,都要我看。”因為“參與感”“以用戶為中★心”等理念不僅在實務界圈粉,也有不少象牙塔裏的專家學者為♀此寫了學術沒能抓住安再軒文章,而我卻認為它的泡沫多過實質。果然如此,用戶參與獲得的◤僅是參與感,而非其他什〖麽東西,他們獲得了々成就感,但決定權在產☆品經理手中,在雷軍手中。

雖然人們喜歡完美的產品,但卻常常詬病完美主義者。有權∴力的完美主義者,如果不能克制住自己,最終就是事必躬』親。雷軍就是這樣一個∞人。當然,喬布斯ζ 也是這樣一個人。可是,喬布斯最終推出的產品並不■多,而小米就不同了。當它的產品線越來越多時,媒體人士就開始調侃“互聯網思維”7字訣——專註、極致、口碑、快——只剩下“口碑”了

領導者事必躬親♀的一個根本原因,也許是完美主義的文化、其所倡導或主張的〓設計原則和具體標準∏還不夠清晰,或者沒得到嘴巴能夠塞得下雞蛋足夠認同。在認同、灌輸的過程中,就會導致權力越來越集中。因為其他人也有自己的ㄨ想法,“洗腦”並不容易、極其困難,所以最終還是要靠權力來說話。

另一方面,危機也會成為領導者集權的一●個名正言♂順的機會。說成“機會”似乎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它在客觀上就會產生這等效應:危機需要領導》者起弊振頹,只要領導者做到了,他的權威或威權就會不斷增加。

在小米上市的公開信中,雷軍寫道:“過去八年,臺風口的豬蒼粟旬說道,我們當過,大起大落,我們也哪裏去不得經歷過……無數事實已經證明,我們是一支敢打敢沖、不屈不撓、不斷創造奇跡的英雄團隊!”

所謂“大落”,便是小米◣在2014年第三季度成為中國第一、全球第三大手機品牌廠商後,於2015年迎來了疲軟。2015年上半年同先去睡一會兒比增長33%,是2011年以來Ψ首次半年銷量環比下滑。年目標本來是1億臺,爾後調▂整為8000萬臺,但最々終也沒有實現,售出6400萬部,2016年小米甚至放棄公布銷◥售額,IDC的估計是僅4150萬部,跌36%,名列中國市場第【五,排在OPPO、華為、vivo、蘋果之後,而前三名都實現了增長。

從默默無聞到中國第一,小米用了三年;從第一到第五,小米▅用了一年。“慘敗”“神話破滅”等論◣調紛至沓來。

2017年11月24日,雷軍發內部感覺信,任命∏總裁林斌兼任手機部總經理。他寫道,“我直接⌒管理手機部的研發和供應鏈工作已一年半時間”,也就是說,2016年5月,雷軍就直接管理手機部的研發和供應∏鏈工作了。

2018年4月27日,聯合創始人周光平、黃江吉辭職,讓人◥毫不意外,因為坊間認為“大落”,周光平負誰淫*蕩啊你淫*蕩有責任。被稱為“八大金剛”的小米≡聯合創始人團隊剩下六人,加上黎≡萬強更早退出了小米的一線,事實上只看到自己大哥有五人了。

上市之後,小米公←司層面的架構調整和人事任免迄今為止已進行了四次。其中〗有兩點值得說道。第一,小米聯合創始人,除林斌㊣ 仍在一線負責手機部工作,洪峰負責∑小米金融,劉德出任新組建的組織部部長,王川出任參謀長,後出任中國區總經理;黎萬強大部分已淡出小米的♂工作。而這些人均需向雷軍匯報。第二,新組建的業務條線總經理,大約十幾¤人,也直∑ 接向雷軍匯報,加△上職能部門,估計會有二三十人向雷軍直接匯報工作。

雖然我們無法得知匯報的具體內涵,但這⌒ 個數量也不算少了。看√到這樣的架構,大概很多人都不免㊣會有相似的看法:雷合夥人已成為了小米的“沙皇”。2018年9月的那次調整後,極客公←園創始人張鵬和雷軍有一次“私聊”。經過雷軍“授權許可”,張鵬將這次私聊的內容公諸業界。

在這】次調整中,聯合創始人劉德、王川回到集團,“從戰略和管理層面為年輕管理者引路護航”,其目的是,“把經∩驗豐富的核心高管集中在總部工作,才能讓這個大腦也不是我▅一個人”。然而,張⊙鵬又追問道,“組織部和參謀部算是強力』部門嗎?”雷軍說,“當然是特別強力的部更多門。不夠強力就幫不到我了……過去,我就是現在實力卻又弱了分毫一個光桿司令扛總部職能;現在,我希望有更多更卐強的團隊來幫我分擔。你ζ 肯定也知道,過去我真是累得不得了,不過╱我願意來承擔。但接下來的情況是,就算⌒ 我再勤奮,可能也不夠了。我得有足夠強的人和團隊來幫我。”

這不免讓人想起大明王朝“開創”的君相一@ 體的輔政制度,大學士們再厲害,也不過是輔政『大臣,是秘書、是助手。各位“老兵”,不過是雷軍的協助者,這與合夥人制的︼實質就不再同軌了。今後,也許從前朱俊州也是如此,雷軍獨斷大事小情。當然,作為△港交所同股不同權的第一股,從股權結構講,雷軍在小米的表決權已超過50%,似乎也是而蒼粟旬也不可能因此而宅在家裏不出來水到渠成,其他合夥人的相對位置顯ξ而易見了。

今後幾年,剩下的幾位創始人如果退隱,也像求伯君一樣做個“快樂的股東”,業界觀察家的△下巴並不會驚掉。

但是,至少就當前而言,小米的未來,則悉數交給雷軍一人決斷。

至於未來怎樣,誰知道呢?

延伸 · 閱讀